热门搜索:

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结果和兖州军不过就是短兵相接了一会儿

时间:2019-06-12 08:49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可却绝对是个人才,这个没错。有胆有识,那就是说明其人是有点儿谋略,肯定不是什么猛将之类的,而可堪一用,说明其人确实,应该是能独当一面的。当然了,帅才倒不是,领军十几万,那是不行,可带个两三万人马的话,那还是没有问题的。对于自己主公的
 
形容,真就是没几个人怀疑,也没有人去问,怎么主公就知道这么多,那都没用,反正就是连黄忠
 
    这个投靠凉州军没太久的人,他也是相信马超的话,至少他所形容的人,是没错的,这就是他所认为的。所以李典是什么样儿,黄忠多少对他是有了解,所以这个时候,他是因为着急,所以他是被‘蒙’蔽了,可时辰久了,他是绝对能发现什么的,所以黄忠是等不
 
得了。因为
 
    你可以说可能要很久,他李典才会发现不对,不过黄忠认为这个事儿基本不可能。那么就是说马上,他李典就会发现问题,这个黄忠认为才是很可能,非常可能,甚至干脆就是了。所以他清楚,自己必须要让己方士卒马上对兖州军展开奇袭,这个时候他们还没休息
 
,可这
 
    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当务之急,是在他们还没有发现之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赶紧带兵给他们制造点儿麻烦,如此的话,自己也没算白来啊。毕竟自己带兵来此的目的,是一定要达到的,要不然自己不是白来了,还费这么大劲。黄忠确实,如果
 
他今夜奇袭要不成的话,他肯定是要不甘心。当然只要奇袭成功,至于说其他的,那都不重要了。
 
    说兖州军伤亡多少,那都不是黄忠所要考虑的,而他带兵主要对付李典部的目的,可不是让他们伤亡多少,这还真不是他最重要的那个目的,也不是张飞的。他们都有自己的打算,说起来无非就是要……黄忠黄叙还有糜芳他们已经是做好了动员,此时他们三人是带
 
着人马
 
    接近了兖州军,别看动静也有,可因为还有段距离,所以兖州军自然是感觉不到。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想着能早到邾县,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还能有凉州军的人马跑这儿来夜袭啊。<!--36550+dsuaahhh+39162064-->
 
 
第九八三章 西陵出兵斗李典(完)
 
    李典自然是没有发觉,他这个时候也不会发觉,而等到他真发现探马不对的时候,那却已经晚了。[]-.79xs.-他觉得今夜这个时候,怎么己方的探马还没回来,难道是出事儿了?碰到了凉州军探马?还是……不对啊,自己已经派出了近十个,难道说……当他想让己
 
方士卒停止前进,想要好好让士卒去调查一下的时候,就听己方后面儿有人大喊着,“敌袭!敌袭!”“凉州军
 
    杀来了!”“……来了!”本来之前后方的兖州军士卒就已经听到了马蹄声,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凉州军的人马已经是无限地接近了。这个时候就听后方的兖州军士卒都在大喊了,那意思也算是通知前面不知情的士卒。李典听到后方的声音后,他也赶紧是让己
 
方士卒停止
 
    进军,“快,弟兄们准备战斗!向着敌军杀!”可以说他反应是快的,可比他更快的,那就是黄忠带领着的凉州军骑兵。他们确实,不是专业的骑兵不假,可靠着他们的马术,靠着己方上等的战马,这个时候的凉州军骑兵,确实就像一阵风似的,刮向了兖州军。兖
 
州军后方
 
    可以说基本上都是步卒,毕竟骑兵还是很少的,所以并不是说后面就没有骑兵,可终究少数,至少如今后面的骑兵,显然是不足以对抗凉州军人马的。李典第一反应自然是让全军进攻,当然了,他也没忘,让己方的骑兵,是拼死杀敌,一定要把这支凉州军的人马留
 
下。在他看来,这己方探马都没有发现的队伍,显然基本上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不就是他们刚到,
 
    己方探马没发现。不过这个可能‘性’确实是不大,或者说是非常小。那么就是第二种了,便是他们人少,而且还躲着己方,那么己方自然是不会知道,毕竟己方探马哪怕是号称天下第一不假,可李典却也没认为就天下无敌了,那不开玩笑吗。就是凉州军他们的单
 
兵战力,也
 
    号称是天下第一,可他们也没说是天下无敌,所以更何况是己方的探马了。当然,李典也相信,己方的探马确实是比其他几路诸侯的要强,所以这个确实是没错,但是说天下无敌,那只是个笑话,是要贻笑大方的啊。所以可能有的兖州军将领会有如此想法,但是李
 
典却是
 
    半点儿这个意思都没有。确实,李典可不是兖州军中个别比较自大自狂的那样儿的将领,说起来他就算是比较谦虚的了。毕竟兖州军确实可以说是天下大势,明眼人都知道,反正最后能得天下的,不是凉州军,那就是他们兖州军了。所以自然而然,在兖州军中,有
 
的人本来就比较傲,那么如今更是因为这个,就更狂傲了。当然李典肯定不是,毕竟他和那样儿的
 
    人还是有区别的。不过这个时候,不管你有区别没区别,都已经帮不到你什么了,只有你自己自身的本事,才能够帮助到你。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而李典显然,他可以说不是兖州军中特别出彩的将领,可也绝对不是废物饭桶,这个必然,要不然
 
他能得荀彧的器重吗,所以这不得不说明问题。
 
    此时的兖州军已经和凉州军战上了,不过比起凉州军的主动来,他们是被动的。说起来黄忠的奇袭,其实可以说就算是成功了。毕竟你说不成功,那么兖州军确实,他们是没有预料到,自然也没什么防范,所以是让他有机可乘了。可要说成功,毕竟他们有两万人,
 
那可不是废物,而黄忠手里虽然都是骑兵,可就只有一千五百多,所以哪怕奇袭就算是成了,可那
 
    效果也不怎么明显。但是黄忠他也不是说就要如何如何,只要吓唬一下李典就可以了。而他的目的,其实是达到了,别看兖州军的人多,他们也都还算是镇定,可哪怕如此,那也掩盖不了他们已经被惊吓了一下的事实。而且黄忠经验丰富,他让兖州军一下不知道凉
 
州军到底是来了多少人马,毕竟李典是主将,他有本事知道凉州军没来多少人,可士卒却未必每个
 
    都清楚,结果自然是心里打鼓,这自然是让凉州军又有机可乘了。结果黄忠三人就是带兵在兖州军的后面冲杀了一阵,然后他是大喊道:“快!不得恋战,撤退!”黄忠可以说他认为目的是达到了,不光是吓了兖州军一下,自己也带着己方的人损毁了对方的一点儿
 
粮草。别
 
    看是没有多少,对他们兖州军来说,不过就是九牛一‘毛’,但是黄忠很清楚,这事儿不是这么算的。说起来这个军中粮草的问题,是越到后面缺粮的时候,那问题就越明显,越严重,所以他自然是知道,今夜毁了兖州军这么一点儿粮草,那么到之后,也许兖州军
 
就会因为今
 
    夜所损毁的粮草而士气低落,甚至是退兵,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结果和兖州军不过就是短兵相接了一会儿,凉州军就撤退了,当然,要说是跑了,其实是更为贴切。而兖州军不少士卒想去追,结果却让李典给制止住了,“穷寇莫追!”虽然李典也认为,这
 
他们凉州军不过就是没多少人,可万一不是这样儿,前面还有凉州军埋伏呢,这自己确实,不得不小
 
    心啊。而且李典也清楚,带兵过来的,正是那个黄忠,这个人武艺高超,自己可不是对手。之前他们两人已经‘交’上手了,不过却是没有几个回合,黄忠就撤了。这当然不是他怕了李典,那不开玩笑吗,别说是李典了,就是关羽许褚,也不可能让黄忠直接吓跑了
 
。真是,就算是
 
    吕布复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忠这个人绝对是遇强则强,要不是因为如今的年纪大了,他可能真都不想撤兵。毕竟要是给李典拿下,甚至伤了他的话,肯定是对己方大有好处。不过因为己方就那点儿人马,所以他也很清楚,现实的情况却是不允许自己那样儿,
 
要不然的
 
    话……至于说为什么李典和黄忠战了一次,他就知道是黄忠,那实在是太简单了。毕竟两人第一次对上,所以自然都是来将通,一个是兖州军李典,那个是凉州军黄忠,这对方当然都清楚。不过李典就算是不通报姓名,黄忠也知道,不过黄忠要是不说自己是谁,那
 
么李典就只能是去猜了。不过两人单挑,告诉对方姓名,这是江湖规矩,都这样儿,真就没几个例
 
    外的。所以别看黄忠是来奇袭,而且时间也很紧张,可他也没有忘了规矩。当然了,他也有他自己的用意所在。毕竟黄忠算得上是年老成名,人家都是年少成名,可他真正闻名天下的时候,这都要六十岁了,所以他也有那个心,能让自己名声更大点儿,所以自然是
 
不吝通
 
    报自己的姓名了。当然,这个和人家单挑,通报‘性’命是规矩,这个不管是谁,真就是没有几个不这样儿的。你要是破坏规矩,不遵守规矩,那么只能是被人给鄙视,这个是没说的。所以黄忠自然是不想让人所诟病,因此,这自然也是没什么。该报名报名,该和
 
人家单挑就和人家单挑。可李典当时在听了黄忠的名儿后,可以说也给他下了一跳,当时就心说,这自
 
    己可真是出师不利啊。还没到邾县,就碰到了黄忠这样儿的大将,实在是自己的倒霉,也是己方的倒霉啊。所以黄忠带兵撤退,可以说李典是乐不得如此,所以对己方士卒放下一句“穷寇莫追”之后,便开始让己方士卒清点损失了。别看凉州军就那么点儿人马,也
 
就那么一会儿,可要说己方没损失,那么打死李典都不相信。当然了,他们凉州军一样儿是有损失,
 
    不过他们是把人给带走了,就是这样儿。不过李典都能理解,这凉州军说起来不单单是待遇比较好,这他们主公对于自己的手下士卒,也都算是不错,这点李典是清楚的。当然了,他也不认为自己主公就不好,就是各有千秋吧,马超是一样儿,而自己主公是另一样
 
儿,差
 
    不多就是如此。没一会儿,士卒便清点出来己方的损失了,人马不过是伤亡了几十人,粮草也损毁了一点儿。说起来这和整个兖州军两万人马,还有那些石粮草相比,是九牛一‘毛’而已,不过李典听了之后,他也是皱了下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属于防范了,
 
要不然的话
 
    哪怕还是发现不了凉州军,可至少不至于如此。可这个时候说这个,也没什么用,人家都已经奇袭完了,你还扯什么啊。不过李典不是一个推脱责任的人,说起来他都清楚,这都怨自己,和别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所以他已经是打定主意,到时候碰到曹仁之后,
 
先和曹仁说一下,当然他不是向曹仁请罪,而是让他写信给自己主公,让自己主公处理自己。别看
 
    己方是没损失什么,这个一点儿没错,可李典不是这么看的。这如今邾县是缺兵啊,这人马对己方来说,重要‘性’是不言而喻。至于说己方的粮草,那是更为重要的东西,可就因为今夜自己的疏忽,结果……这事儿不是李典想接受的,可他也没办法,多无奈啊,
 
是接受也得
的骑兵,对抗人家两万人马,你当兖州军是市上的大白菜呢?那
 
    真是开玩笑了。所以黄忠也真是没指望着让兖州军的人马伤亡多少,不过对于己方损毁了他们一点儿粮草,这是黄忠比较得意的地方。他也认为,到时候自己带兵回到西陵之后,也可以用这个和张飞说说了,别看没杀了多少兖州军的人马,可毁了他们一点儿粮草,
 
这就算
 
    是自己立功。别看功劳不大,但是功就是功,这个是没法抹杀的。黄忠很清楚,这个拿到自己主公那儿去说,也是功劳。谁说小功就不是功劳了?所以……而黄忠这个时候他知道,比起自己来,自己心情是不错,可那李典,此时此刻的心情,绝对不会好就是了。所
 
以他也
 
    和自己儿子黄叙,还有糜芳都说了,“我看今夜那个李典,估计他是休息不好了!”一听自己父亲(将军)的话,两人都是一笑。黄叙没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所以他说什么,都是有溜须拍马的嫌疑,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父亲早已不需要自己如何去说了。但
 
是糜芳此时却笑道:“将军神算,那李典自然是要郁闷非常,估计这个时候他还在后悔,后悔自己怎
 
    么就没多加防范!”黄忠一听糜芳的话,也是笑着说道:“子方所言,不无道理!今夜之李典,也是给我们提了醒,以后领军带兵,务必要多加小心,只有谨慎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啊!”“将军所言甚是!确实如此!确实如此啊!”虽然糜芳确实,到了如今他也
 
没什么大本
 
    事,可和黄忠之间的关系,倒是还都不错。而且别看黄忠年纪大了,可糜芳一点儿都没敢小看其人,不光如此,并且还非常佩服其人的武艺还有本事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