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对郭淮他们四个一说四人当然都是满口答应晚上和自己将军一道赴宴

时间:2019-06-12 08:52 文章来源:互联网

  所以说这就是大差距,而且你看看演义里面,李典有几个出彩的地方?但是再看看三爷呢,这差距就不言而喻了。(www.QiuShu.cc 求、书=‘网’小‘说’)-.79xs.-当然了,你要非说三爷是个主角,那么你得清楚一件事儿,真正意义上的演义,其实是没有主角的。
 
自然,张飞肯定比那个李典要主要多了,这个是肯定的,不用多说。但是事实也是,他比李典强,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之后黄忠三人就告退了,不是张
 
    飞送客,实在是他也清楚,其实三人带兵返回西陵,也是没休息多少,算是马不停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自然是要好好休息,吃点儿东西什么的。因此,张飞觉得自己也不好去打扰三人太多,这都直接从城‘门’口给他们拉到会客厅来了,而且都已经说了这么多
 
,其实也是
 
    够可以的了。三爷肯定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哪怕他认为自己和黄忠关系都不错,可不错归不错,这该让人休息的时候,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再说也确实,自己已经和他们说够多的了,已经差不多可以了,那么自己还多说什么≡□,m.,那只能是徒惹人厌,所
 
以张飞可不干那
 
    样儿的事儿。黄忠三人是向张飞告辞,回到自己屋中去休息了。他们饿倒是不饿,毕竟他们都随身携带了好几日的干粮,这行军打仗,有吃的那就算是不错了,当然是没人去计较,到底是的好还是说坏。说起来他们吃得不如之前的日子,也都不是没有,所以说……
 
看到三人离开后,张飞是亲自去了趟校场,毕竟那些跟着黄忠回来的人,可都是己方的勇士,而他
 
    作为江夏的主将,是不可能一句话都没有的。毕竟对于己方士卒来说,平时的待遇还好,所以也不光就是给他们赏赐,就一定能让他们满足。至少张飞就很清楚,还有‘精’神上的东西,也是他们必不可少的。因此,这自己是必须要去,黄忠他们和江夏没太大关系
 
,所以是谁都
 
    没有自己合适,这点张飞是很清楚。所以他直接就去了校场,算是慰问跟着黄忠他们回来的士卒一番,当然这个也算是收买人心了。可以说张飞跟着马超,他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也知道,士卒更需要什么,毕竟三爷不可能是什么都不懂,他只要肯学,肯下功夫,那
 
么基本
 
    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比起张飞这边儿,李典那边儿就不怎么样儿了。张飞黄忠这边儿是得意,而李典那边儿自然就是比较无奈。这一****终于是带兵到了邾县,他到达邾县的时候,可以说邾县的战事已经算是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至少不管是孙策还是曹仁,可都
 
认为,破城就在这两三日了,不会再多。毕竟武安国也就是武艺强点儿,至于说其他的方面,确实,
 
    是有限的。而且更没有张任的那种狠,所以还有什么对付不了的。或者说根本就不用对付张任那么久去对付他。因此,这城是该破了,孙策和曹仁都这么想。而在李典进到邾县的地界,孙策江东军探马和曹仁兖州军的探马,可都是探查到了,所以他们自然是第一时
 
间就知
 
    道这事儿。当然了,李典可也没有忘了,派个士卒去通知曹仁。毕竟不管是在兖州军的身份,还是说地位,曹仁都要高于他,这个必然。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曹仁才是江夏兖州军的主将,而不是他李典。因此他带兵要到邾县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忘了通知曹仁,这和
 
黄忠他们带兵回西陵,然后派士卒禀报给张飞,其实是一个道理,都是一样儿的。当然了,就是不
 
    去禀报什么的,那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对李典本人来说,他是不可能不去那么做的。所以李典带兵到邾县的时候,曹仁便带着郭淮他们三个直接迎接过去了。毕竟李典是来帮忙的,哪怕他是受了自己主公的令,可曹仁也得是亲自去迎一下,这个是必然。更何
 
况人家也是懂事儿,知道早和自己打招呼,所以曹仁自然是满意,因此,他是不会计较其他的,直接
 
    就带着郭淮、曹真和牛金三人迎过去了。几人碰见,曹仁笑道:“李典将军,一路辛苦!快,请入营一叙!”“多谢曹将军!请!”毕竟是远道而来,所以李典也不可能和曹仁他们客气太多,而且都是自己人啊,所以自然是都不用说太多了,直接就进到大营,之后
 
再说其他。
 
    所以李典自然是跟着曹仁他们进了兖州军大营,至于说他带来的人马,当然也是一样儿进去了。不过要是不够营帐的话,自然还有人扎营,肯定不会少就是了,对此李典是很放心。就算是曹仁缺少物资,可自己所带的人马,那也是带来了不少东西,所以是不会缺什
 
么的。
 
    对于曹仁他们的东向,孙策是一清二楚,不过那毕竟是兖州军的援军,他是不可能去给李典做个什么迎接之类的,那不可能。不过对于曹仁他们的那点儿心思,可以说孙策还真是,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就像是自己一方要是有援军来这儿,他曹仁不会出来就是了。在
 
中军大帐中,曹仁和李典是聊上了,李典自然是没对他隐瞒,直接就把自己之前遇袭的事儿,对曹
 
    仁讲了。是实话,听了李典所说,可以说曹仁确实是对他有了点儿意见。毕竟李典着急来邾县,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同样儿,就算是自己,也是希望他能早点儿到这儿,这都没错。可他李典的大意,这却绝对是不可取的。反正要是换成是自己带兵,自己就绝对不
 
会那样儿。
 
    那江夏守将张飞,己方又不是没和其人打过‘交’道,对方是个什么人?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对己方援军进了江夏这个事儿视而不见的,要真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就不是他张飞张益德了。至少曹仁就很清楚,换成自己是他张飞的话,显然,对这个事儿也不可能就
 
是无动于衷,
 
    视而不见,可李典确实,他忽略了,他大意了,他是有错的。不过对此,曹仁他确实也不好去说什么,毕竟李典他不是在邾县这儿出现的问题,而是在来这儿的途中,所以自己哪怕是这个地方的主将,但是那时候他李典还没来呢,所以自己不好说什么。并且曹仁也
 
很清楚,就说自己和李典的关系,也说不上好,毕竟自己是曹系将领的代表,而他李典李曼成只是个
 
    外姓的将领,所以自己不好说什么。因此,他最后也只能是答应了李典,“曼成,此时我定会在信中对主公言明,你放心便是!”曹仁当然是答应了李典,把这个事儿对自己主公说。说起来李典那意思是让自己主公处理,曹仁也知道了,自己是管不着人家了。当然
 
,如果说
 
    他李曼成是在邾县这儿犯了错什么的,那么自己还是有权去管的,可是在其他地方,那确实,自己也没那么大权啊。毕竟还是那话,他那个时候还没到自己这儿呢,所以他李典还不属于是自己这儿的将领,是归主公所管,而不是自己。李典闻言,是赶紧道谢,“多
 
谢将军!”对他来说,不是李典就不服曹仁,真不是那么回事儿。还是,和曹仁所想差不多,其实就是
 
    那么回事儿。曹‘操’连忙摆手,那意思李典你也不用客气,自己这都是应该做的。而且有的话他还没说,那就是,曹仁想说,你李典都是这个意思了,要让主公来处置你,我显然也只能是给主公去封书信,其他的,也做不了。而且你李典确实,是好不容易求了自
 
己一回,自己怎么也得答应不是。对曹仁来说,要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事儿或者要求之类的,那他是绝对
 
    不会答应的,但是李典所提出来的,又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所以他自然是满口答应了。而且为了宽李典的心,曹仁是直接就提笔,写了封信,然后差专人,就还是之前的那个,再一次把信送往了樊城。当然这次曹仁的信中所写,自然不是请求援军什么的,而是告
 
诉自己
 
    主公,这李典到了,援军来了,不过在途中却是遭到了凉州军黄忠部的奇袭。当然曹仁可没说李典是大意了什么的,不过他却是说了黄忠也没有多少人,毕竟要是不说清楚,没准自己主公就以为己方损失不小,那样儿的话,对李典不利,那不是曹仁想要的,所以他
 
……
 
    之后曹仁让李典去休息,然后他是亲自去了江东军大营,拜访了一下孙策。毕竟兖州军和江东军是盟友,哪怕曹仁也清楚,孙策早知道了李典带兵前来的事儿,可自己作为兖州军主将,是不可能不对他说点儿什么的。这个肯定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因为双方的关系,
 
就是这样儿。孙策见到曹仁后,他对其来意确实是一清二楚,可也不好点破,所以还是对其笑道:
 
    “原来是曹将军来了,快快,请坐!”“多谢将军!”曹仁也没多客气,直接就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坐了下来。说起来这个时候不管是曹仁还是说孙策,心里都是比较高兴的。第一,对他们来说,这邾县马上就要被破了,所以两人心情能不好吗?第二,那自然就是
 
,对曹仁
 
    来说,己方的援军到来,所以他自然是心情不错。至于说这个,和孙策倒是没太大的关系,不过兖州军实力增强,那就是整体的实力增加,所以不用多说什么,这就是好事儿,因此,至少孙策不会说因为这个而心情不好就是了。所以说两人心情其实都不错,而且…
 
 
    看到曹仁坐下后,孙策便开口问道:“不知曹将军来此,是所为何事?”哪怕孙策认为曹仁八成就是因为那事儿来的,可他也不好多说。毕竟这个事儿只有从曹仁口中说出来,那才算是最好的结果。如果说是自己先说,那么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曹子孝,其实都不
 
怎么样儿。所以他自然是很清楚,这当然是要让曹仁说,要不然的话,自己也真是,不用这样儿了
 
    ,自己也不想如此,可不这样儿不行啊。曹仁一听,便笑着回道:“孙将军,我来此的目的,是告诉孙将军一声,我军的援军,之前已经到来,是李典将军带队!”曹仁自然是对孙策没什么隐瞒,不说这事儿他孙伯符是一清二楚,就说己方和他们的关系,这事儿就
 
没什么
 
    隐瞒的。关键是这个事儿本来就是曹仁要对他们说出来的,因此,这隐瞒什么呢?如果说要是什么机密的事儿,那么曹仁自然是不能说什么。可这个事儿,显然不是那样儿,甚至还是他必须要说的,所以曹仁自然是一下对孙策都说了,当然是简单说了一下,至于说
 
中途遇
 
    袭的事儿,他也是没说。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曹仁能说吗。如果要是好事儿的话,他曹子孝绝对不会吝啬不讲的。他还很清楚,自己不说这个事儿,那么就只有己方的将领知道,他孙策和江东军一众将领,是不会知道的。他也清楚,己方将领可绝对不会
 
傻乎乎把这样儿的事儿往外说。还是那话,要是好事儿的话,这肯定不用隐瞒什么,可惜这事儿……
 
    孙策一听,心说果然,但是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不过表情却是一副喜上眉梢的表情,他对曹仁说道:“那真是恭喜曹将军了,这贵军如今援军到了,真是增加了不少实力啊!”曹仁哈哈一笑,“同喜同喜!这如今也是增加了我们联军的实力,不是吗?”“那
 
是!哈哈哈!”
 
    “哈哈哈哈!”说着,两人是相视大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确实不管是孙策也好,是曹仁也罢,都清楚对方的意思,而且这……;<!--36550+dsuaahhh+39200409-->
 
 
第九八六章 孙策摆宴请盟友
 
    之后孙策说道:“这李将军是远道而来,今晚我设宴招待曹将军和各位,到时候可务必赏光啊!”显然,孙策作为江东之主,这个话说出来,也是比较合理,所以曹仁一听,就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77;&#105;&#97;&#110;&#104;&#117;&#97;&#116;&#97;&#110;&#103;&#46;&#99;&#99;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wщw. 更新好快。“好!如此的话,多谢孙将军了!”孙策此时是笑道:“曹将军不必如
 
此客套,你我双方盟友耳,自然是要……所以不必客气!”“是!孙将军所言极是是,如此就这么
 
    定了!”对曹仁来说,还是那话,孙策邀请己方将领,这自己是必须也不得不答应。更何况这自己本来也是要宴请一下李典的,不过如今有孙策代劳了,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并且还不得不说,这反正也是消耗他们江东军的物资,这己方是不吃白不吃,那么自己还
 
能不来?
 
    不管怎么说,孙策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已经不重要了,而重要的是,曹仁对孙策是比较满意的。而孙策呢,他觉得至少这自己的这个态度,已经是传达给了他曹仁,而他曹仁也都清楚了,这就足够了。并且看其人的样儿,显然≌79,m.是心情不错,那么就是满意的
 
,这就足够了。
 
    曹仁是比较满意回去了,回到自己大营,他把孙策的话,对郭淮他们四个一说,四人当然都是满口答应,晚上和自己将军一道赴宴。毕竟这又不用自己一方出什么物资,都是他们江东军的东西,所以确实,这好事儿他们是不会不去参加的。而且孙策的身份地位在那
 
儿摆着呢,你是不可能折了他的面子,毕竟其人还有一票江东军的将士呢,这你得罪了其人,就代
 
    表了得罪整个江东军的将士,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确实,要是他孙策只是个江东军的将领,也不必是让己方这么重视不是,所以……到了时辰,曹仁五人是准时去了江东军大营赴宴,毕竟他们也知道,这确实是不好迟到什么的,这如今自己几人是代表了整个己方
 
兖州军
 
    ,所以是不得不说,一言一行,可都得是小心点儿为上。众人是来到了江东军大营,在孙策的中军大帐中,因为李典是刚来,所以他自然是想要把其人介绍给孙策,还有江东军众人,这是最为基本的礼仪,所以肯定是不能少的。因此,就听曹仁对孙策说道:“孙将
 
军,这位
 
    便是我军的李典李曼成!”李典是赶紧见过孙策,“兖州军李典,见过孙将军!”毕竟孙策是和自己主公一个级别的人物,所以这礼节上的事儿,肯定是不能怠慢了。<a href="http://www.qiushu.cc" target="_blank">求书网www.qiushu.Cc</a>李典是不必先给其
 
他人打招呼,可是对孙策,他是必须要做到。孙策一笑,“原来是李将军,久仰久仰,请坐!”“谢孙将军!”别看都称呼这个将军那个将军的,可真说起来这将军和将军可不一样儿,
 
    至少孙策的那个将军,可绝对不是曹仁李典他们所能比的,这个是没错。而孙策对李典,他也只能是这么说,久仰久仰,要不然的话,你让他说什么啊?反正也不怎么熟,因此,就只能是这么客套几句了,这他都认为多了呢。李典谢过后,和曹仁他们坐了下来,兖
 
州军有
 
    他们自己的位置,而座次显然也是有他们自己的排序,所以自然是不用孙策他们管什么了。最前面的是曹仁,然后他下手自然就是李典,再之后是牛金、郭淮,最后是曹真。显然这是根据在兖州军的资历和功劳所排名的,曹仁李典都不用说了,他们是在曹‘操’起
 
兵的时候,就
 
    跟着曹‘操’的元老,而曹仁功劳比李典立得多,而且还是主帅,所以自然是他在上,李典居下。
 
    之后是牛金,然后是郭淮,最后曹真。牛金虽然不是跟着曹‘操’的元老,可他却绝对是追随曹仁的元老,这个是半点儿都不错,立功也不少,当然大功没有,就是小小的功劳,但是累积下来,也是可观的。最后郭淮,他才投靠兖州军多久?确实是不能和曹仁李典
比不上,所以他自然是在后。然后曹真,他才给曹‘操’做事儿多久,还不如
 
    郭淮呢,所以不用说了。孙策看这个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然后他对李典介绍道,“李将军,这位是我军军师周瑜周公瑾!”李典和周瑜,两人是彼此见过。然后孙策又给李典介绍了鲁肃、张辽、孙静、孙翊、贺齐和虞翻,反正把他如今在江夏的手下都给介绍了一
 
遍。毕
 
    竟人家曹仁都先介绍了李典,那么自己也不可能不介绍一下己方的众人。而李典呢,和众人是彼此见过。可以说这里面,他就算是认识张辽。而之所以认识他,当然是因为以前李典跟着自己主公对付吕布的时候,他是和张辽打过‘交’道的。至于说其他的几个,都
 
只闻其名,
 
    确实是不见其人啊,确实是没打过‘交’道。不过如今好了,李典都算是认识他们了,知道他们的相貌如何,算是记住了。毕竟这又不是几十个人,就那么几个,所以还有什么记不住的。这众人都见过后,孙策这才对帐外吩咐道,摆宴,就是上菜,不过他肯定不能
 
那么去说就是了。结果有士卒端上来吃食,给每个桌案都摆上了。孙策这个人呢,基本上还是比较公平的,
 
    至少不管是他们江东军自己一方,还是说曹仁他们兖州军一方,都是一模一样的吃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真有区别的话,那就只有孙策的案上,是比他们多了一道菜,不过也就是一道而已。他终究是主公,比众将多一道菜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你要是和
 
所有人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